载入中...
 
     
 
载入中...
时 间 记 忆
载入中...
最 新 评 论
载入中...
专 题 分 类
载入中...
最 新 日 志
载入中...
最 新 留 言
载入中...
搜 索
用 户 登 录
载入中...
友 情 连 接
博 客 信 息
载入中...


 
 
载入中...
   
 
 
致我们终将远去的童年
[ 2013-6-3 10:13:00 | By: 管见锥识 ]
 

致我们终将远去的童年

这届学生即将毕业,于是“六一”成了他们最后的儿童节。我想起——

我们小时候撕书折纸放飞机,翻墙越园偷苹果,垃圾堆里捡笔头,南瓜破洞塞大油,厕所里头点鞭炮。。。。。。

这些过往的事情让人发笑,触手去揽时才感觉它们仿佛孩子吹出的气泡,只是空幻一场,稍纵即逝。它让人亲切,让人想回去。我们恨时光不可逆转,只好讨要回忆里的影子,朝花夕拾,拼贴剪裁,像个笨手笨脚的裁缝,在头脑里有了新奇的构思,却不能把它脱出脑海。又何妨呢,回忆一场,反正它不像小说的创作,还许我们费心动脑的另外加工,这里更像近水的楼台,只俯拾即是,就能收获满满。明知它不可能长久待住,却还要努力把持,像是借酒消愁愁却不减。世间明知不可而偏做的事还少吗?人这东西,总喜欢理性的阐发一通,又感性的执迷行事。

我们那时的岁月像宋词里的软语轻花,慵懒琐碎,任它西流东逝,反正时光奢侈的遍地都是,你只担心不能快点花完,而不惜挥时如土。天为帐,地设床,风吹草地野茫茫,便是我们乐园的粗笔勾勒,农村天大地广,我们在起伏不平的山地奔跑,恰过了把过山车的瘾,纵横的沟壑,仿佛《飞屋环游记》里主人公幼小时装作冒险的假场景,打发着我们的好奇,填满了我们的想象。伸手够天空,天空深远的连底都辨不清,喊一声,连回音都听不到;我们登上山顶,天空也跟着又远了一层,飘过的一浮轻云,欲彰未遮的涂抹着,那深远才有了糊涂的界限,让人心里渐渐有了底,躺下来吧,仗着厚实的山脊,我们也觉得踏实,那时我们还不知道“众鸟高飞尽,孤云独云闲”,只顾着七嘴八舌,乱说一通:天是什么,地是何物。风起了,像从每根草上吹出来,又聚合一起,沿着山坡,俯冲滑翔,袭击着山村,那些低矮的村落,时有青烟婉转,时又掩映青绿之中——“茅檐低小,溪上青青草”——溪边的快乐不比山顶畅快来的差,往往一阵疾风骤雨,河水就会猛涨,裹挟着山里的泥沙瓦石,黄河就这样形成了。天放晴,温度卷土重来,我们顾不得河水的黄而不清,麻利利地扒去衣服,像下水饺似的扑扑嗵嗵进了,戏鸭学鱼,偶尔喝口水,也是极正常的事情。我们猛的想起,已经逃课一个上午。心里怯着老师的责罚,又恋着眼前的乐趣。终于,我们擦着墙角回学校,轻手蹑脚,不过还是被老师发现,少不了在皮肤上一划,老师轻易获晓我们下水的秘密,一顿无情胜有情的责打,让我们后悔当初的决定。

知识于我们只是耳边的风,老师批评我们左耳进右耳出,甚至,连进出都不可能,只在耳畔逗留一会儿,就音迹全无。在我们的视觉、听觉、味觉和感觉里,只有野旷的皓然,葱郁的草木,相映成趣的山水最能打动我们、触动我们的心灵,让我们着迷。校园的后墙再高也难抵我们好奇心理,去冲破那藩篱,爬上那棵久违的柿子树,我们不声不息的停在上面,像一只蝉,一遇动静马上敛声屏气,突然觉得肚子涨得想拉,那个伙伴就在树上开了高处不胜寒的先例,一阵噼里啪啦,有路人树下过,惊呼:“这才什么时候,柿子就熟透往下落了!”

然而,现在的学生只有知识,却没了故事。高楼大厦遮挡了他们的视线,纵来横往的马路框定了他们的行踪,于野外的无拘束只是一种规矩——约束令他们不必输在起跑线上,这奋起的脚步声响亮的一致,让我们再次坚信标准化的力量。

小学生毕业,也似人生中的一个阶段,它标志着一个时期的结束,一个时期的到来,像一切值得纪念的时刻一样,今天,他们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打发着属于自己的儿童节,力求使它来了不要走,走了还能再来。

 
 
 
Re:致我们终将远去的童年
[ 2013-6-4 10:12:53 | By: zhangquanwei ]
 
zhangquanwei惊异于如此美好的童年,惊异于如此美妙的文字!
 
 
 
Re:致我们终将远去的童年
[ 2013-6-4 8:31:14 | By: wangjing ]
 
wangjing忽然就想起了小时候玩过的那些游戏……
 
 
 
Re:致我们终将远去的童年
[ 2013-6-4 8:29:50 | By: wangjing ]
 
wangjing有故事的童年才没有妄过。

撕书折纸放飞机,翻墙越园偷苹果,垃圾堆里捡笔头,南瓜破洞塞大油,厕所里头点鞭炮。多么丰富的童年啊。

听说你们那里小时候还有比赛打滚的游戏,真是很羡慕啊。

以下为管见锥识的回复:
我只记得小时候我爱躺在地上和别人打仗,被识者的同伴常这样解读:我这是为了更稳。
是的,现在想来,重心低了,当然不至于摔倒;或者从一开始就倒下,就意味着无所谓再倒下。输在前面,好像表明“丑话说在前头”现在想想,那时的确的点滑稽的高明。
 
 
发表评论:
载入中...
 
     
   
     
Powered by Oblog.